九尾狐

于是涂山人歌曰:绥绥白狐
更新时间:2019-08-29 12:37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封神演义》的九尾狐狸精化身妲己形象,把古来关于淫妇型狐妖媚人的观念推向极致,把狐妖之最的九尾狐观念推向极致,也把女色禁忌观念和“从来女色多亡国”的女祸观念推向极致。

  北方有一个大臣陈彭年,狡猾奸诈,“媚惑”皇帝,时人骂他是“九尾狐”,污水一下让九尾狐面目皆非,引申为那些不正经的女人,行为超常的女人是“狐狸精”。

  唐代白居易在《古冢狐》中已经把“能丧人家覆人国”的妲己和周幽王的妃子褒姒比作狐妖,当九尾狐变成妖精时,妲己这个用美色把纣王迷惑得亡国丧身的王妃被说成是九尾狐精,实在是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也有学者认为《山海经》青丘国及九尾狐形象出于东方青龙中的尾宿,因尾有九星;禹在治水之时遇涂山氏女与九尾白狐的传说,是禹治水始于箕尾之间的曲折传承。

  东汉班固白虎通德论·封禅》:德至鸟兽则凤皇翔,鸾鸟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见,白鸟下。狐九尾何?狐死首丘,不忘本也,明安不忘危也。必九尾者也?九妃得其所,子孙繁息也。于尾者何?明后当盛也。

  此外,在经历千年流变后的九尾狐不仅食人的形象越发突出,更多了魅惑的狐妓形象,不仅如此在元代时更成了奸诈的代名词。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狐,祆兽也,鬼所乘之。有三徳:其色中和,小前大后,死则丘首。

  二是婚姻爱情之兆。大禹遇涂山氏之女事例中的九尾白狐,显然同时具有婚姻吉兆的意义。《诗经·有狐》更是以孤独、抑郁、流浪之狐,作为婚姻与爱情失其时之人类,加以吟咏歌唱。故汉代班固《白虎通义》以狐为兆示“子孙繁息”之德兽。从而为后世以狐之性能比喻人类性爱魅力,埋下伏笔。

  郭璞注《山海经·大荒东经》“有青丘之国,有狐九尾”云:“太平则出而为瑞。”

  据东汉赵晔吴越春秋●越王无馀外传》和《艺文类聚》卷九九所引《吕氏春秋》佚文记载,大禹来到涂山(据考在今河南嵩县),遇见一只九尾白狐,并听见涂山人唱歌,说“绥绥白狐,庞庞九尾”,还说“如果你在这里成家立业,就会子孙昌盛”,于是大禹便娶了涂山氏的女孩子,叫做女娇。因此可推测涂山氏实为一个以九尾狐为图腾的部族。

  《山海经》中的《南山经》篇、《海外东经》篇、《大荒东经》篇有关九尾狐的记载:“青丘之国,其山有狐,九尾。”又云:“其有四足,其叫声如婴儿,有时也能吃人,而吃了九尾狐的肉,也可以不逢妖邪之气。”西晋著名文学家、训诂学郭璞在注释中说:“太平则出而为瑞”。

  从妲己到玉藻前,回望这一生,出于青丘山,于殷商入世,后辗转印度,最终在日本死去。曾是正面形象,受人喜爱,最后却身败名裂,客死他乡。无论被欺骗还是被追捧,曾经执着的东西到头来也都烟消云散。是非成败转头皆已成空。

  我们民族的前身“华夏族”,就是典型的“花崇拜”部族——“华”通“花”,古时没有今天这个“花”字哒——“花崇拜”的叫做“夏”的部族,就是“华夏”。

  汉代,在符命思想影响下本为图腾神之一的九尾狐也被符命化成为祥瑞的象征符号。

  武王伐纣书封神演义之中,九尾狐狸精附体妲己,在小说中的描写,则是由元代讲史话本《武王伐纣书》开了头,再由明代长篇章回小说《封神演义》广而大之。

  从妲己到玉藻前,回望这一生,出于青丘山,于殷商入世,后辗转印度,最终在日本死去。曾是正面形象,受人喜爱,最后却身败名裂,客死他乡。无论被欺骗还是被追捧,曾经执着的东西到头来也都烟消云散。是非成败转头皆已成空。

  而也在这个时期,中国远古史上一个著名女人被说成是九尾狐,而且传到日本,这便是商纣王的妃子妲己。宋赵令畴侯鲭录》卷八:“钱塘一官妓,性善媚惑,人号曰九尾野狐。”

  据《山海经》中《海外东经》所记载的青丘位于朝阳谷之北、黑齿国之南《大荒东经》中记载青丘国位于黑齿国、明星山之间,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涂山和龙虎山都是现在存在的地方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